你的位置:炒股配资十大官网_炒股配资股票操作_在线炒股配资申请 > 在线炒股配资申请 > 陈云下放去江西,省委书记故意避而不见,多年后陈云怎样评价他?

在线炒股配资申请
陈云下放去江西,省委书记故意避而不见,多年后陈云怎样评价他?
发布日期:2024-02-28 07:07    点击次数:149

1969年11月中旬的一天,江西化工石油机械厂的门口,厂里的领导们整齐的站在横幅下,等待着一位贵客的来临。

临近中午时,一辆小汽车缓缓驶入厂区的大门,厂领导见状,连忙整理了一下衣服,随即满脸笑容的迎了上去。

“程书记,欢迎欢迎,欢迎您来我们厂视察工作。”厂领导主动伸出手,热情的与省委书记程世清握手。

“我这次来主要是看你们厂里能不能生产我们需要的武器配件,带我去车间看看吧。”程世清敷衍的握了一下手,趾高气昂的说道。

就在程世清要进去时,厂领导微笑着问道:“程书记,陈云同志也在我们这里,您和他是老相识了,要不要见见?”

程世清听到陈云在这里时,愣了一下,顿时变了脸色。厂领导见程世清的脸色十分难看,知道自己说错了话,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。

过了片刻,只听程世清冷冷的说道:“不见。”

那么,程世清为什么对陈云避而不见?陈云多年之后又是怎样评价他的呢?

到江西去

1969年11月初的一天,江西化工石油机械厂里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。此时,江西已是深秋时节,萧瑟的秋风夹杂着一股冬日的气息拍打在厂区工人们的脸上。

听说今天有客人要来,工人们都十分的好奇,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惊动厂区领导来迎接,而且也不说名字,只说是从北方来的客人。为此,很多工人专门等在这里,想看看这位北方的客人究竟是何方神圣。

不一会儿,远处就传来了一阵汽车的马达声,厂区领导和工人们的目光纷纷向大门外投去,只见一辆破旧的小轿车晃晃悠悠的从门外驶入,等车停下来后,从车上下来一个老人。

厂领导见状,连忙上去迎接。

“陈元方同志,欢迎来我们厂指导工作。”厂领导客气的说道。

“不要这样说,我不是来指导工作的,我是来这里参观学习的,往后还要请你们多多指教。”陈元方谦虚的说道,语气温和,让人如沐春风。

接着,这位叫陈元方的老人主动伸出手与厂区领导和工人们一一握手。

“陈元方同志,时间差不多了,咱们到车间去看看。”说着,厂领导就领着老人向车间走去。

老人离开后,工人们纷纷开始议论。

“原来这就是从北方来的客人,看起来不像是大领导,倒像个普通的老头。”一名工人这样说道。

“这位客人还挺不错的,一点儿领导的架子也没有。”另一名女工说。

“你们说,他到底是谁呢?”一名工人好奇道。

“刚才领导不是说了嘛,他叫陈元方。”

“不对,我怎么觉得好像在哪见过他,看起来很眼熟。”一名工人抓了抓自己的脑袋,苦思冥想道。

“我想起来了,他不就是陈云同志嘛!”人群中不知是谁提了一句。

这句话就像一个炸弹一样,引爆了氛围。

“对,就是陈云同志,我想起来了,我在报纸上见过他。”

“原来是陈云同志,刚才怎么就没认出来。”大家又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。

那么,陈云为什么会来到江西呢?这还要从“一号命令”开始说起。

1969年3月,已和我国交恶多年的苏联彻底和中国撕破了脸皮,悍然入侵了我国东北境内的珍宝岛,打死打伤我国边防军战士6人,中国边防军进行了自卫反击,最终将入侵者赶出国门。

此战之后,恼羞成怒的苏联领导人宣称要对中国进行“外科手术式的核打击”,毛主席也强硬的表示:“我们不怕苏联的核威胁,绝不向霸权主义低头!”

双方在剑拔弩张下,第三次世界大战似乎一触即发。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核战争,时任中国国防部部长的林彪宣布了“一号命令”。即要求全国、全党、全军进入紧急战备状态,以应对即将到来的大战。

北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,自然也在苏联的核打击范围内,战备状态下,为了保证中共主要领导人的安全,中央决定把他们疏散到全国的各个地方去,陈云作为中央委员自然也在被疏散的名单上。

1969年10月初的一天。江西省革委办公室接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电话,正在办公室忙碌的赵子昌随手拿起了话筒。

“你好,我是周恩来,我要找省委书记程世清同志,请问他在吗?”电话里传来了周总理那温和亲切的声音。

“周总理,程书记有事外出了,他不在。”赵子昌听到电话是周总理打来的,立刻严肃起来,赶忙回答道。

“那省委还有其他人在吗?”周总理又问道。

“没有了,其他人都出去了,就我一个人。”赵子昌原原本本的答道。

周总理沉默了一会儿,才开口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赵子昌”。

“好,赵子昌同志,既然省委的其他人都不在,那我就和你说。”周总理语气凝重的说道。

赵子昌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,只听周总理说道:“中央决定要疏散陈云同志到江西去,陈云同志年纪大了,身体又不好,身边也没人照顾他,我希望你们江西省革委能关照一下陈云同志。”

周总理顿了一会儿,又接着说道:“不要让他干体力活,给他选个好点的住处,屋子里最好能有暖气,他容易受凉感冒,还有水,陈云同志肠胃也不好,水一定要注意……”

周总理一口气说了一大堆,赵子昌一条一条都记了下来。

“总理,您说的我都记住了,我一定把您的指示传达到省委,您就放心吧。”赵子昌信誓旦旦的说道。

“那就好,赵子昌同志,你们一定要照顾好陈云同志。”周总理挂掉电话前,再三叮嘱道,声音有些哽咽。

就这样,陈云在周总理的关照下被疏散到了江西,回到了这片红色的热土上。

与程世清

当陈云重新回到这片红色的土地上时,他不禁感慨万千。

这里,曾经是中央苏区的所在地,是革命开始的地方,回想起过去那些峥嵘的革命岁月,他苍老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。但是他又很快想到如今以战备的名义被“疏散”到这里的自己和战友们,内心不禁泛起了一阵阵的酸楚。

就在陈云沉浸在回忆中时,列车员的一声到站提示把他拉回了现实。

陈云知道自己该下车了,他走出车厢,打量着眼前这片陌生而又熟悉的土地。

这时,几个身穿绿军装的人走了上来,向陈云问道:“你是从北京来的陈元方吗?”

陈云苦笑了一声,点了点头,“是,我就是陈元方,从北京来的。”

由于陈云的特殊身份,他不能用自己的真名,只能用化名“陈元方”。

这几个人带着陈云来到一处平房前,对陈云说道“以后你就住在这里,这是周总理安排的。”说完,就离开了。

陈云听到是周总理的安排,心里不禁有些感动,在这种人人自危的环境下,总理竟然还出面帮他安排住处,常言道:患难见真情。他又怎能不感动呢。

推开门走进去,陈云发现屋子里收拾的干干净净,更让他惊讶的是,屋子里还装上了暖气,不用说,这一定是总理的安排。

他从年轻的时候起,身体就一直不好,经常容易受凉感冒,当年在上海和周总理一起干革命时,周总理就非常关心他,经常嘱咐他什么时候该添衣服,什么时候该减衣服,怕他受凉感冒。

在北京的时候,他舍不得安暖气,觉得不该浪费国家的钱。有一年冬天,周总理来看他,当时他正生病躺在床上,周总理一进门就感到屋子里冷的像冰窖,一看连暖气都没有,周总理当时就发怒了,批评他不爱惜个人身体,还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身体不好怎么做工作。

事后,总理非要给他屋里安上暖气,是他再三推辞,周总理才勉强作罢。

没想到,都过去这么多年了,周总理还一直记得这件事,想到这,陈云的眼角不禁有些湿润,他抚摸着暖气片,喃喃自语道:“还好有周总理,还好有周总理……”

另一边,陈云到达南昌的消息很快就报到了省委书记程世清这里,程世清此时十分的纠结,在办公室里来回的踱步,考虑要不要去看看自己曾经的老领导。

程世清与陈云是在东北的时候认识的。当时,正值解放战争期间,陈云是中共南满分局的书记,程世清则是受中央指派,赴东北工作,两人就是在这时候认识的。

尽管与陈云的交流不太多,但那时程世清还是比较敬重陈云的。直到后来,林彪当上了中央的副主席,程世清凭借着自己曾在“四野”工作过的经历,积极的与林彪套近乎,很快就得到了林彪的信任。

有了林彪的提携,在那个特殊时期,程世清摇身一变成为了江西省省委第一书记和省革委会主任,同时,还担任了江西省军区的第一政委,靠着林副主席这颗大树,程世清步步高升,后来还成为了中共九大的代表,从这时起,程世清开始渐渐的对自己曾经的老领导陈云产生了不满。

原因是,陈云在经济建设方面与他的看法不一致。

军人出身的程世清对于经济建设与生产其实并不了解,但过去他只在军队工作,不懂经济建设也没关系。

不过自从他当上地方大员后,不仅要管军队,还要管一省的生产建设,可他对此却丝毫不懂,只是一味的根据自己的主观想法,天马行空的去指导生产。

而陈云长期以来一直从事财政工作,对经济建设很是了解,在政策的制定和执行上也比较谨慎和贴合实际,但这在一些人看来,就成了保守,甚至有人说他这是在搞资本主义,陈云也因此在那个特殊时期受到了批评与指责,甚至还被撤销了国务院副总理的职务,之后,以战备的名义被“疏散”到了江西。

程世清也是这么认为的,他觉得陈云在经济建设上过于保守,与自己的“建设理念”完全相反,这是公开与自己唱反调,拆自己的台,打自己的脸。因此,他渐渐的对陈云也就不那么尊敬了,甚至还有点不满。

但是,陈云现在还是中央委员,而且又有周总理的关照,自己这个省委书记如果不去看他,似乎有些不合适。如果去了,自己又和他没什么好说的,况且,陈云此时还是个犯了“错误”的人,自己不宜和他有太多往来。

到底去不去呢?

思前想后之下,程世清还是决定去看看陈云,就当是敷衍了事。抱着这种想法,程世清径直来到了陈云的住处。

陈云见到程世清突然进来,有些惊讶,因为程世清在来之前并没有通知他,而且他一进来连一声招呼也不打,就一屁股坐在了沙发正中央,完全无视自己。

面对程世清这无礼的行为,陈云并没有说些什么,而是起身给他倒了一杯水。这时,程世清才趾高气昂的问道:“我是代表省委来看看你,这几天住的还习惯吧?”

那神情语气好像是在询问犯人,陈云看着自己这位曾经的下属如此的嚣张无礼,并没有发火,而是不卑不亢的说道:“住的还行,我不挑,有个地方住就行。”

程世清看着陈云如今落魄的样子,再想想大权在握的自己,心里十分得意,于是他开始滔滔不绝的向陈云讲述自己那“宏伟的建设蓝图”,陈云就在一旁默默的听着,一句话也不说。

程世清越讲越得意,最后竟开始批评起陈云来。

“以前你管经济管的不好,胆子太小,不敢放手去干,经济才发展的那么慢”。

“我们的生产目标可以定的高一些,不要畏手畏脚的,我看江西省明年一年就可以生产六七万辆汽车,粮食至少能生产100亿斤。”程世清洋洋得意的说着,而一旁的陈云始终沉默不语。

程世清见陈云一直不说话,心中十分的不满,他知道陈云不说话就是不赞同他,于是,坐了一会儿之后,程世清就自讨没趣的离开了。

从这以后,程世清就再也没来看过陈云,而陈云也很快被分配到了江西化工石油机械厂进行劳动学习。

在这里,陈云的主要工作是到各个车间里轮流参观,了解各个车间的生产情况。尽管厂里的工人们早就认出了陈云,但是谁也没有点破这一层窗户纸,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保守着“秘密”。

一天,陈云正在金工车间里参观,和工人们热情的交流着,就在这时,厂里的领导突然急匆匆的走进来,看到陈云,厂领导有点不自然的对他说:“陈元方同志,今天的参观就到这里,你先到楼上休息一会儿。”

“我还不累,不用休息。”陈云笑着说道。

听到陈云拒绝,厂领导脸上立刻流露出一种复杂的神情。陈云见状,知道肯定有事发生,于是问道:“突然让我上楼去休息,是出什么事了吗?”

面对陈云的疑问,厂领导没有正面回答,只是面露难色的对陈云说道:“陈元方同志,你还是去楼上休息吧。”

陈云看着厂领导为难的样子,也没有继续问下去,而是跟着他到了楼上的小房间里休息。

事后,陈云才从工人们口中得知,原来,那天省委书记程世清到访,但却拒绝与陈云见面,厂领导没办法,这才急忙让陈云上楼“休息”。

陈云听完以后,心里很不是滋味,但是他终究没有说些什么。

一声叹息

1972年4月,陈云结束了自己在江西的“疏散”工作,返回了北京。“九一三”事件以后,一大批老干部恢复了工作,陈云也重新走上了国家领导人的岗位,继续主持财经工作。

1978年10月的一天,秘书拿着一份文件走进了陈云的办公室。

“首长,你看,这上面说,程世清被逮捕了。”说着,秘书就把文件递给了陈云。

原来,“九一三”事件后,程世清受到了牵连,先是接受检查,之后又被关押了起来。

陈云一字一句的看着文件上关于程世清的消息,良久之后,叹了一口气。

秘书见状,十分的不解。

“首长,他这是罪有应得,你怎么还唉声叹气的?” 秘书疑惑的问道。

陈云放下了文件,平静的说道:“程世清过去打仗的时候是很有能耐的,但是他不懂如何发展经济,如何进行生产,只凭着自己的一厢情愿去搞建设,完全无视实际情况,怎么能不犯错?他这个人,就是对经济懂得太少,胆子又太大。”

1982年,程世清被中央批准予以释放,以退休干部的身份待遇回到了福州,在那里度过了自己的余生。

1995年4月10日,为祖国经济建设做出伟大贡献的老革命家陈云逝世,离开了他为之奋斗一生的祖国。

纵观陈云同志的一生,多数时间都在为祖国的财经工作而奔波忙碌。

即使在这个过程中受到了别人的误解与批评,甚至遭到不公平的对待,他也无怨无悔。

始终能以一种客观公正的态度去面对一切的人和事。

陈云同志,无愧于老一辈革命家的称号,他的胸襟与气魄值的我们敬佩与学习。



Powered by 炒股配资十大官网_炒股配资股票操作_在线炒股配资申请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4-2024 联华证券 版权所有